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家鸿口腔冲击“假牙第一股” 业务不稳定性一箩筐

近日,家鸿口腔冲击创业板上市,或将开启牙科资本化大潮。

金眼科,银外科,开着宝马口腔科,累死累活妇产科……这句医药行业耳熟能详的顺口溜,成为资本竞相逐浪的风向标,造就了今年以来的眼科医院上市潮、眼镜企业上市热,这次,终于轮到牙科了。

冲击港股上市的中国口腔医疗集团,沪鸽口腔接受A股上市辅导;家鸿口腔之外,在新三板锻炼的口腔赛道种子选手居然有接近20家。

家鸿口腔A股上市最大的拦路虎,来自业务上的诸多不稳定性:占比过半的海外业务,都没有签合同;代理业务增长迅速,但合作每年要根据情况续签,品牌方还是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以及汇率影响、应收账款高企、存货飙升等等。

盈利能力下滑,应收账款飙升

12月9日,深圳市家鸿口腔医疗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家鸿口腔”)披露IPO招股书,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募资2.98亿元,主要用于智能口腔产业园建设。

家鸿口腔2001年创立,最初引进德国技术,成功进入欧美海外市场。2012年-2013年,公司先后收购Acer公司和珠海新茂100%股权,珠海新茂主要负责海外业务的生产,Acer公司为海外销售平台,公司跃升至行业一线。

目前,公司主营业务为固定义齿、活动义齿(义齿即假牙)及正畸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以及口腔修复类医疗器械的经营销售等业务,下游行业为口腔医疗服务机构。

2019年,公司对外销售固定假牙69.54万颗、活动假牙34.33万颗。当年,其境内市场占有率为1.38%,仅次于现代牙科(03600.HK)的5.33%和佳兆业健康(00876.HK)的1.73%。

2017年-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29亿元、2.50亿元、3.10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27.88万元、4170.19万元、4419.60万元。

家鸿口腔主营业务毛利率已连续多年呈下滑趋势,2017年-2019年分别为48.91%、49.74%、47.58%。虽然公司2019年的规模增速提升至24.16%,但净利率由上年的16.71%下降至14.27%。

今年受疫情影响,口腔医疗服务行业颇受冲击,公司1-6月境外和境内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分别下降26.99%和13.56%,公司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9亿元、1482.66万元,毛利率进一步下降至41.40%。

总体而言,近几年来家鸿口腔规模及利润未见高速增长,但应收账款和存货规模却急速飙升。

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4201.61万元、4490.05万元、7521.98万元和9086.10万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9.97%、9.50%、14.73%和17.71%。

同期,公司存货规模分别为1383.18万元、2485.09万元、3895.17万元、3920.03万元,虽占比不高,但两年增2倍,值得警惕。

诸多不稳定性叠加

家鸿口腔营业收入中,大头还是来自境外。报告期内,公司境外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3.02%、68.20%、61.82%和61.29%。

因境外收入主要以美元、欧元计价,公司报告期内的汇兑损失分别为506.19万元、-559.61万元、-264.28万元和-159.76万元,其绝对值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0.03%、12.18%、 5.22%和 9.43%。

不过,海外业务最大的不稳定性,还是来自松散的合作模式。

公司与境外客户的业务合作,并未签订销售合同或者框架性销售协议,而是通过与牙模一同邮寄的方式下达订单,公司在收到订单后进行生产。

公司所在行业门槛并不高,竞争异常激烈,全国假牙生产企业上千家,多集中在珠三角、长三角、东北等地区,仅在广东就有300多家。

业内现代牙科、佳兆业健康、家鸿口腔等企业领跑,新三板上市的赢冠口腔(838197.OC)、家红齿科(873389.OC)紧随其后,且大多有境外业务。

一旦公司海外业务收到影响,收购而来的Acer公司和珠海新茂首当其冲,还会因为引发商誉减值。

此前多年,家鸿口腔规模在2亿元这道坎徘徊,直到开启代理业务才摆脱业务瓶颈。

2018年10月,公司与登士柏建立合作关系,代理登士柏种植类产品。登士柏是全科牙科行业的佼佼者,产品线覆盖了牙科耗材和实验用品、牙齿矫正、根管治疗及牙齿种植等几乎全方面。

一方面,公司与登士柏的代理合同每年续签一次,双方根据市场情况、营销策略等因素,共同确定公司在协议有效期内的最低采购金额。另一方面,登士柏产品覆盖面较广,其在中国市场经营多年,本来就与公司形成了竞争关系。

启信宝显示,登士柏西诺德(上海)、登士柏(天津)等公司分别成立于2006年和2000年,比家鸿口腔成立时间都要早。

上述两大因素,成为威胁公司登士柏种植类产品代理权的主要因素。

当然,家鸿口腔业务的不稳定因素不只来自于汇率、海外客户、代理品牌,还来自于很多方面,包括贸易环境对海外业务的冲击、疫情对牙科市场的冲击、逐年增长的应收账款,以及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郑文来自投资行业、近年才以资本运作形式控制公司,等等。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家鸿口腔冲击“假牙第一股” 业务不稳定性一箩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