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干货满满:杨东、董承非、谢治宇谈投资 隆基创始人看碳中和

太平洋彼岸,北京时间5月2日凌晨1点30分,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拉开帷幕,而在中国上海,由兴证全球基金主办的“2021年度巴菲特股东大会中国投资人峰会”同样如约而至。

隆基股份创始人与总裁李振国、科沃斯集团董事长钱东奇、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陆雄文、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与经济金融研究院副院长王涵、君和资本创始合伙人与董事长安红军、宁泉资产执行董事杨东等多位大咖参与分享。他们都带来了哪些精彩观点?券商中国记者带您一睹为快。

隆基创始人李振国:迈向碳中和的四大阶段

隆基股份创始人、总裁李振国在峰会上分享了“碳中和背景下新能源发展趋势”的主题演讲。李振国表示,从今天迈向碳中和大概有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通过非物理性的政策面形成与现有灵活调节能力市场化需求侧响应非物理侧的调整,最大限度接纳清洁能源;第二个阶段是大力发展抽水蓄能以及改造,可让渡出10到15年的空间;第三个阶段是新能源+储能以及早期的水电还有抽水蓄能调节,形成新型电力系统,形成脱碳;第四个阶段是氢的引入,除了电力系统是碳排放是一个因素,非电体系占的碳排放更大,不引入氢没办法进入到深度脱碳。

科沃斯股份创始人、董事长钱东奇表示,智能家居是在房屋场景,用有线或是无线的方法,把设备连接起来加以控制,让居住者的饮食起居、休闲娱乐更健康、安全、舒适、便捷,而科沃斯这个品牌目前是从单点智能开始,在每一个单个的应用场景做好做透。

兴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王涵在峰会上表示,从中央的定调以及经济发展的方向上来看,经济从高速增长进入到高质量增长,变化趋势很确定。

兴证全球基金副总经理陈锦泉表示,重温巴菲特的智慧和经验没有老化,以合理的价格买入优质的企业才是真正好的投资。他认为,中国经济经快速发展使得产业的变迁非常激烈,过去三年、五年买过的很多公司从300亿、500亿市值成长为几千亿,中国经济和行业格局没有就此定格,把握经济结构和技术变革的方向,深刻研究企业未来发展,实现动态管理是更务实的方向。

巴菲特价值投资理念探讨

第一个圆桌分享主题为“巴菲特价值投资理念探讨”,参与讨论的嘉宾包括君和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安红军 、 理成资产首席执行官吴圣涛、兴证全球基金副总经理、研究部总监、基金经理董承非、兴证全球基金基金经理乔迁。

杨东指出,“我们还是要经常对市场保持敬畏,市场是很难预测的,在投资中我们还是要保持这种保守的态度,我经常听到有些同事的说,某个企业未来5年时间高增长没有问题。千万不要高估自己,从在人类的历史上看,预测成功率并不是那么高,有很多预测都是无效的。因为很多时候就算是企业一线管理层也不能说一定看清楚明年的情况。引用巴菲特的话,‘投资中一定要留好安全边际’。”

对于未来电动车市场的竞争格局,杨东表示,目前的造车新势力,还有暂时领先的特斯拉、比亚迪,我们也看到了小米要造车,以及华为、苹果这些重量级选手都加入混战,大家都看到了汽车这么大的市场,它的蛋糕要重新开始划分,建立新的秩序。未来蛋糕重新划分后,怎么分、每家分多少、谁能找到什么位置、分到怎样的份额,很多都是未知数。

“其实技术路线的竞争,包括企业竞争,很多时候就跟达尔文进化论中说的一样,‘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是说技术最领先的,也不是说谁最努力,谁投入最大,甚至也不是说谁有先发优势就一定是赢家,一切都是充满变化的。”杨东说。

安红军表示,“芒格讲过信誉和正直是人们最重要的财产,我认为即便在投资行业最重要的也是人品。虽然可能地域间有些文化不一样,打法不一样,但是唯一不变的就是对个人人品、口碑、品牌的认可,这在哪个行业都是不变的。”

安红军还谈及优秀企业家应具备的素质,他认为有四点:第一个要有家国情怀,巴菲特也讲过,没有任何一个人是靠做空自己的祖国来赚钱;第二要有一个长远的考虑和宏大的格局;第三是要能够团结一批人,组建优秀的团队。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但一群人才可以走得远,所以说作为一个优秀的企业家,一定要具备识人用人的能力,具备团结人、组织人,能够共同分享的能力;最后要具备坚韧的品质和勤奋,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智商情商固然重要,在最重要的是逆商,要有那种屡败屡战的勇气和决心。

对于时常反思这件事,董承非表示,一方面是自己性格使然,另外一方面也觉得这是在行业里能够生存下来的必要条件。这个行业是面向未来的,要对未来进行预测,但未来又是不确定的,这就需要从历史中的经验教训来指导我们、修正对未来的预测,提高对未来变化预测的胜率,通过反思才能更加适应未来的市场。

乔迁则表示,她的投资方法论是,资金的投资目标是要在长期的维度获得比较合理的超额收益。在这个基础之上的话,在公司的文化里受到的影响非常深。在长期主义的思想上,控制风险是非常重要的。要“先守后攻”,守住投资的风险和底线,再去寻找超额收益,这是她投资方法论中很重要的底线思维。具体到日常的方法论,我们自下而上,希望能选择到优秀的个股,分享到企业的成长和回报。

对于什么是好的商业模式这个问题,她表示,“我们过去看到非常多的商业模式是昙花一现的,而好的商业模式一定是这个企业创造了社会价值,才有长期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我们不用静态的看一个商业模式叫做好或者坏,比如资产重看上去没有那么好,某些公司看上去比较轻,就是非常好的商业模式,区分好坏的背后,其实是企业保持先发的优势能力有多大。”

新经济的机遇与挑战

第二个圆桌分享以新经济的机遇与挑战为主题,睿郡资产执行董事杜昌勇、景林资产合伙人、基金经理蒋彤、常春藤资产创始合伙人、首席投资官黄勇、兴证全球基金总经理助理、投资总监、基金经理谢治宇参与讨论。

杜昌勇指出,从资金、资产配置角度来说,过去房产是资产是配置的主要方向,未来要坚持“房住不炒”,未来便一定是权益的时代,也只有权益市场才能承接这个体量。

蒋彤谈及未来5到10年的中国的产业机遇时表示,未来看好制造业、2C互联网、服务机器人和新能源。她认为,未来在制造业的基础上叠加了数字化、智能化和自动化,而且有高研发的投入,未来三大要素都是对制造业有帮助的,所以整体竞争力会非常强。

黄勇表示,一个公司到底有没有长期的提价能力,是我们在看长期竞争力的时候最首要问的一个问题。他举例,比如典型的白酒行业,是一个非常好的、符合我们标准的行业,所以我们长期持有很多白酒股,因为看重这个行业的特性。从长期角度看,我们最看重的是一个公司的产品议价能力。

谢治宇则表示,早些年里,A股市场炒概念非常普遍,这几年完全炒作的情况相比以前减少了,核心在于大家对于真实性的判断比以前要求多了,比如谈到新能源车或者光伏这种未来有强大需求、巨大市场空间的行业时,现在大家最普遍的做法一定是找这个行业当中最核心、最具有竞争力的上市公司,不是找一个概念下面市值最小、弹性最大的公司。

针对基金经理管理边界的问题,他认为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看,第一个,基金经理管理的上限取决于他们可以投的公司的体量,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的基金经理管理的规模比国内市场大很多的原因,只有企业家把公司做大做强大,我们能够接触到的企业质量足够大,能容纳足够多的投资,基金经理的投资空间才能拓展。    

第二从自我修养的角度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管理边界,这个过程是随着不停的学习来拓展,这个过程是循序渐进的。

“我们对中国整体经济非常有信心,相信经济体量会越大,我们的企业会有越来越强的竞争力,我也相信基金管理人的管理规模还是会扩大。”谢治宇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干货满满:杨东、董承非、谢治宇谈投资 隆基创始人看碳中和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