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郑爽阴阳合同背后公司昨夜“突然”ST 一年巨亏近5“爽”

国家税务总局、国家电影局接连表态!郑爽阴阳合同背后公司昨夜“突然”ST,一年巨亏近5“爽”!

来源:国际金融报 

原创 沈玉洁 

4月29日深夜23点43分,近期因郑爽阴阳合同一事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北京文化,踩着截止时间披露了2020年年报。

次日,国家税务总局、国家电影局就郑爽涉嫌偷逃税一事以及相关的行业乱象相继表态。

年报显示,2020年,北京文化实现营收4.26亿元,同比下降50.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7.67亿元。

自2019年商誉爆雷,由盈转亏以来,北京文化的累计亏损额已经超过30亿元。若用最近圈内最流行的计量单位“1爽=1.6亿”计算,北京文化已经亏损了约19“爽”。

与此同时,昨日晚间一同披露的公告显示,由于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北京文化将戴帽。股票简称由“北京文化”变更为“ST北文”,股价日涨跌幅限制变为5%。

远不止于业绩亏损,被举报财务造假、因信披违规被立案调查、卷入阴阳合同风波……电影圈知名“爆款制造机”早已负面缠身。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持续发酵的阴阳合同风波已经引起多个监管层的关注。作为出品方,北京文化或也难逃调查。

此前,太琨律创始合伙人朱界平律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就指出,如果片方因和郑爽签订阴阳合同,帮助郑爽逃税缴纳税款行为的,片方则也可能涉嫌构成共同违法。根据28日上午税务和广电管理部门表态,将认真落实中宣部、税务总局、广电总局等有关通知要求,严查违法违规行为,坚决查处整治“阴阳合同”、“天价片酬”、偷逃税等问题,片方可能将面临税务机关和行业监管部门的双重调查,如情况属实也将可能受到相关行政处罚甚至犯罪。

两部门就郑爽事件相继表态

4月30日,国家税务总局表示,上海市税务机关4月初依法受理了群众关于郑爽涉嫌偷逃税问题的举报,税务总局高度重视,其间已要求上海等相关税务机关对通过“阴阳合同”等方式涉嫌偷逃税行为依法依规进行严肃查处。

国家税务总局强调,各级税务机关对恶意偷逃税行为,要依法严查严处,坚决维护税法尊严,彰显社会公平正义;同时,要切实依法保障纳税人的合法权益。

同日,国家电影局也再次表态。

针对近日网上反映演艺人员郑爽参演电视剧《倩女幽魂》涉嫌签订“阴阳合同”、获取“天价片酬”、偷逃税款等问题,国家电影局相关负责人强调,广大电影从业人员要以此为戒,继续深入贯彻《关于深化影视业综合改革促进我国影视业健康发展的意见》,切实落实有关严格片酬和合同管理、规范纳税方式和税收管理等要求,依法依规从事电影经营活动。发挥电影界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等的作用,加强行业引导,强化行业自律。

广大电影工作者要树立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遵守法律法规,坚守职业道德,追求德艺双馨,自尊自重、自珍自爱,自觉抵制“阴阳合同”、“天价片酬”、偷逃税款等违法违规行为,树立良好社会形象,用好的电影作品回报观众。

一部剧、两次风波

据了解,与郑爽签订阴阳合同的另一方,是《倩女幽魂》的制作方世纪伙伴,彼时,世纪伙伴还是北京文化的全资子公司,主要负责北京文化旗下的电视剧业务。

翻阅过往公告,世纪伙伴是北京文化于2016年斥资13.5亿元收购而来,并因此形成商誉6.41亿元。

在进行上述收购中,世纪伙伴也作出了业绩承诺,在2014年-2017年每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9亿元、1.1亿元、1.3亿元、1.5亿元,而世纪伙伴实际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0.94亿元、1.13亿元、1.35亿元、1.5亿元,每年都是刚好完成当年的业绩承诺。

然而,业绩承诺期刚一结束,2018年,世纪伙伴的业绩就开始下滑。2018年未追溯调整前的年报显示,世纪伙伴实现的净利润为1.45亿元,同比下滑3.34%。也是在这一年,《倩女幽魂》项目首次出现在了北京文化的年报中,为其贡献了3.58亿元的主营业务收入。

“地雷”由此埋下。

2019年,北京文化巨亏23亿元,其中因为世纪伙伴带来的损失就超过14亿元,一方面因为世纪伙伴当年亏损6.3亿元,另一方面,北京文化计提世纪伙伴合并商誉减值8.34亿元。

与此同时,北京文化将世纪伙伴2018年的净利也追溯调减了2亿元。据2020年5月披露的公告,该项调减大部分源自此前2018年确认了《倩女幽魂》3.58亿元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年报披露的当天,北京文化就宣布以4800万元转让了世纪伙伴全部股权。这相较于13.5亿元的收购价来说,可谓是打了“骨折”。

事实上,这已经是北京文化今年第二次因为郑爽而栽跟头。

今年1月,郑爽曝出代孕弃养风波。彼时,原计划于2021年一季度上映的《倩女幽魂》(后改名《只问今生恋沧溟》)因此面临延期。在后续披露的2020年度业绩预告中,北京文化指出,由公司投资制作的古装电视剧,受主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影响能否播出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如今,《倩女幽魂》已经彻底消失在了北京文化最新披露的年报中,或将面临无法播出的风险。有长期关注影视行业的投资者告诉记者,这也反映出影视娱乐行业的一类重大风险,即对演员的依赖,“未来,影视公司应该更加注重内容的制作,而非押宝某一演员”。

为了分散投资风险,缓解公司流动资金压力,4月21日,北京文化公告称,与西藏慧普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电影投资份额转让协议》,转让《封神》系列三部电影各25%份额,转让价格均为2亿元,累计合同金额6亿元。截至公告披露日,已收到转让款5.5亿元。

爆款制造机被“ST”

北京文化素有“爆款制造机”之称,几乎每年都有口碑与票房双丰收的爆款影片出现。

2017年,北京文化出品的《战狼2》收获了56亿元票房,至今仍为国产片票房冠军;2018年,徐峥主演的《我不是药神》成为暑期档爆款,票房超过30亿元,并拿下高口碑;2019年的春节档,北京文化携《流浪地球》坐上档期票房冠军宝座;到了今年,北京文化再度王者归来,出品的《你好,李焕英》成为春节档黑马,狂揽54亿元票房。

然而,在电影圈叱咤风云的北京文化,资本市场之路却走的颇为不顺。

由于高溢价收购,北京文化业绩爆雷,2019年、2020年两年累计亏损超30亿元。

2020年4月29日晚间,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在微博上发布举报信,称公司涉嫌财务造假。北京文化因此陷入造假疑云,股价也随之走低,自举报至今整整一年过去了,北京文化的股价累计跌幅超过37%。

2021年1月,由于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北京文化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昨日晚间,与年报一同披露的还有《关于公司股票交易被实施风险警示暨停牌的公告》。

公告指出,因苏亚金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2020年度内部控制有效性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3条第(四)项的规定,公司股票自2021年4月30日开市起停牌一天,自2021年5月6日复牌后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处理。

此外,苏亚金诚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2020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带强调事项段的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苏亚金诚会计师事务所解释道,“北京文化原子公司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其他权益工具投资(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期初余额36699.21万元。本期该项投资已随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处置而转出,由于舟山嘉文喜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未能提供会计账簿、凭证、资金流水等会计核算资料,我们未能对该项投资期初余额实施必要的审计程序,无法对该项投资的期初余额及其对本年度数据和可比期间数据可能产生的影响作出准确判断。”

除了会计师事务所,北京文化的部分董事也表明无法保证2020年年度报告和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真实、准确、完整。

相关公告指出,公司董事张云龙对此给出了两点理由:“第一,2020年1月,北京文化原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原法人、董事长娄晓曦涉嫌挪用资金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2020年12月,北京文化被北京证监局立案稽查,此两项立案到目前仍未结案,无法判断该两个案件的最终结果对公司2020年度报告的影响;第二,全资子公司东方山水规划审批存在重大政策风险,项目开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无法判断其对公司2020年度报告的影响”。

公司独立董事王艳则认为:“减值事项未经董事会认真讨论研究并形成决议,内控自我评价,未经董事会认真讨论并形成决议,对重要事项其经济活动实质是否真实准确完整未在年度报表中体现出来。

针对郑爽风波对公司的影响等问题,《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北京文化方面,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 郑爽阴阳合同背后公司昨夜“突然”ST 一年巨亏近5“爽”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